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鬼故事

千万不要随地大小便[精]

阅读183次/收藏0次/点赞1次/鄙视2

邻村有人给父亲过寿,特意请来了外地有名的戏班子,要唱六天的大戏,昨天夜里已经唱了一天了,大家都说唱的很好听。

所以今天傍晚,天还没黑,大家都早早的吃过晚饭,拿着小板凳去听戏了。

荷花的男人吃完饭也带着儿子去听戏了。

荷花刷洗着锅碗瓢盆,她也喜欢听戏,也想去,可她自己一个人晚上不敢走夜路。

荷花小时候她奶奶就告诉她,她体质弱,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,容易遇上脏东西。

荷花也清楚的记得,自己六岁那年晚上在大门口玩,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就出现了两个小孩,一男一女,年龄也和荷花差不多大。

他们都画着浓妆,脸煞白煞白的,男孩穿着蓝色的上衣,黄裤子,脚上的鞋也是蓝色的;女孩穿的是红鞋红上衣,紫色的裤子。

他们俩黑黑的眼圈,都抹着红腮膀,红嘴唇。

女孩手里挑着一个白色的灯笼,男孩用手拉着一辆小木车,咕噜咕噜的转着。

荷花很好奇的看着他们俩,小女孩来到荷花跟前说:“来跟我们一起玩吧,可好玩了。”

荷花很高兴,他们在前面走,荷花就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。

后来关大门睡觉的时候,荷花的父母才发现荷花不见了,急得到处找,整个村子都找遍了,没找到。

荷花父母着急的不行,让邻居们也帮着找,最后在出村五里远的一片坟地里找到了荷花。

回到家的荷花又哭又闹,神志不清,还发高烧。

荷花的奶奶说可能是脏东西在作怪,就请来了邻村的刘神婆。

刘神婆说荷花的一魂一魄还没有回来,被他们留下了,陪他们玩呢。

按照刘神婆的吩咐,比着荷花的模样扎了一个纸人,穿上了荷花平时穿过的衣服,在衣服上写上了荷花的名字,还扎了小马,小车,还有几种玩具,在发现荷花的坟地里烧香,把扎好的纸人,玩具统统烧掉,又一路喊着荷花的名字回到家里,荷花才恢复了正常。

想起这些,荷花就心有余悸,这么多年了,荷花从来没有一个人晚上出过门。

“娘,娘,娘!”

门外传来了儿子的哭喊声,荷花赶紧打开了大门,看见儿子正被一个黑影扛在肩上,快步的往村外跑去。

听着儿子的声音越来越远,荷花想都没想就拼命的追了出去,荷花家喂的大黑狗也追了出去。

追出村就感觉到处雾茫茫的,前面的黑影还依稀可见,慢慢的荷花就感觉自己被落在了后面,大黑狗狂叫着,声音也是越来越远。

雾气越来越严重,根本看不清路,不知道往哪里追,急的荷花大喊大叫。

这个时候的荷花真的心急如焚,希望有人能帮帮自己。

这时候从浓雾中出现了一顶花轿,抬轿的有四个人。

荷花就问他们看没看到一个人抱着一个哭闹的孩子?

他们说看到了,就是他们来的方向。

荷花大喜,求他们帮自己把孩子追回来。

他们很爽快的就答应了,他们让荷花坐进轿子里,抬着轿子就追了过去。

荷花坐在轿子里,虽然自己看不见路,但感觉轿子抬的很稳,一直往前飞奔着。

外面静的出奇,荷花没有听到这四个人抬轿子的脚步声,没有听到儿子的哭喊声,也没有听到她家大黑狗的叫唤声。

荷花心里只着急儿子了,没有心思去想别的。

坐在轿子里的荷花掀开轿帘子,对着外边大声呼喊:“云鹏,云鹏,大黑,大黑!”

“汪汪汪汪汪!”

远处传来了大黑的狂叫声,轿子停下了,荷花掀开轿帘一看,是大黑,它拦在了路中央,呲着牙狂叫着,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。

四个轿夫满脸的惊恐,不敢前进一步。

其中一个轿夫对荷花说:“快叫你的狗让开,再拦着我们,就追不上你儿子啦!”

荷花赶忙喝到:“大黑,滚一边去,别挡路,快滚……”

大黑非但不听,反而叫的更凶了。

“汪汪汪……汪汪汪……汪汪……”

荷花也是着急怕追不上儿子,可大黑这么反常,连她的话都不听,荷花气的走出了轿子对着大黑:“大黑,不要叫了,滚一边去,你个傻狗!”

大黑不但不躲,反而凶狠的呲着牙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逼近轿子。

为首的轿夫说:“快看,你儿子不就在狗后面吗,我们快走。”说完他们和轿子一起消失了。

荷花听轿夫这么一说,只顾往前看了,至于轿子和轿夫什么时候消失的,荷花没有心思管那些。

荷花向前看去,果然看见在大黑的身后,离大黑有几米的地方,儿子云鹏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。

荷花高兴坏了,发了疯般的扑向了儿子。

还没走两步,荷花就被大黑给扑了回来,就是不让靠前。

荷花一次一次的靠前,每一次都被大黑扑了回来。

“你个傻狗,滚一边去,可气死我啦,啊啊啊!”

荷花看着一动不动,躺在地上的儿子,近在咫尺却过不去。

荷花也快疯了,她豁出去了,要与大黑拼死一搏。

大黑瞪着血红的眼睛,呲牙咧嘴,寸步不让,疯狂的嚎叫着。

荷花累的实在不行了,就往前爬行。

大黑就咬住荷花的裤腿使劲往后拖。

荷花好不容易往前爬两步,又被大黑拖回来,来来回回就这样不知道坚持了多长时间。

邻村的戏散场了,听戏的人都回来了。

荷花的丈夫带着儿子在路上走着,意犹未尽的哼着戏词,隐隐约约就听见好像是自家大黑的声音,在路边的不远处狂叫着,感觉也累的快叫不出声了。

荷花的丈夫赶紧上前看个究竟,只见老婆荷花拼命的往前爬,大黑就咬着裤腿使劲的往后拽。

荷花的丈夫大惊失色,快步上前,一把抓住了荷花,只见此时的荷花目光呆滞,神志不清。

荷花的丈夫使劲摇晃着荷花:“怎么啦,怎么啦,出什么事啦?”

渐渐的荷花恢复了神智,看到眼前的丈夫,终于有了救星,抓着丈夫的手,指着前面说:“快,儿子,儿子就在前面。”

荷花的丈夫一头雾水:“前面哪来的儿子?”

“就在这里。”

荷花指着刚才儿子躺的地方,荷花惊呆了,刚才儿子趟的地方哪有儿子,分明就是一口井!

“儿子跟着我去听戏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荷花忽然明白了过来,紧紧的抱着大黑,哇哇的哭了起来。

第二天,荷花的丈夫从邻村请来了刘神婆,刘神婆来到了出事的井边,作法以后说道:“井里面的鬼是个男的,两年前喝醉酒走夜路,掉进这个井里淹死了。”

刘神婆看了看荷花:“你怎么惹到他了,他相中你了,非要娶你给他当媳妇。”

荷花一听刘神婆这么一说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害羞的说道:“前几天从这里路过时,尿急,就尿在井里了。”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不要随地大小便,否则后果真的很严重。

我收藏(0) 我点赞(1) 我鄙视(2)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会员中心